创新性发展优秀传统文化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故乡 > 正文

乡村古树 辽远的乡愁

时间:2016-10-17 09:15     来源:扬州新闻网     作者:综合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一棵棵古树,其实就是一座座城镇的活档案;一棵棵古树,其实就是一种文化情怀……而在乡间,也“躲藏”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古树,它们见证着乡村的发展变迁。

乡村古树 辽远的乡愁
【图语:乡愁】

  一棵棵古树,其实就是一座座城镇的活档案;一棵棵古树,其实就是一种文化情怀……而在乡间,也“躲藏”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古树,它们见证着乡村的发展变迁。在高邮菱塘回族乡一带,就有这样的参天大树,它们已经成为当地的一个地标,历经世间沧桑,成为乡村悠久历史与文化的象征,是自然界和老一辈人留下的宝贵财富。

  清真寺300年银杏独木成林

  随着秋天的到来,菱塘清真寺内展开一幅秋天的优美画卷。四季常青的绿竹,绿意盎然;窑殿西北侧的参天银杏树,即将迎来最为璀璨的时节。对于清真寺的这棵已有300年历史的古银杏,菱塘的百姓都很熟悉。每次问路,当地人总会告诉你:“镇上现在最老的那棵白果树,就在清真寺内。”金秋时节,菱塘清真寺内秋意浓浓,银杏树上那镶满金边的略微带绿色的银杏叶即将变成绚烂的金黄,与寺内古老的窑殿互相衬托,在秋日骄阳的照射下,犹如一幅绚烂的风景画。在树的主干周围又滋生了众多的小树,看上去像孩子们保护着母亲,形成了独木成林的奇观。

  阿訇杨丛新,在清真寺已经工作了30年。从进寺起,他就听说这株银杏在清初时就种植了。“菱塘清真寺始建于元末,有瓦房三间,位于路柴港湾东南"回回湾"。明朝中叶被洪水冲毁。遂迁至杨大庄西首,有砖木结构殿堂和厢房。清初,因寺院狭小破旧,再迁于现址。” 杨丛新说,据《高邮州志》记载,清道光二十四年(公元1844年),教士薛琦于原址重建,建有大殿、窑殿、前殿、水房、阿訇住房等瓦房十三间。

  数百年来,菱塘清真寺历经沧桑,几经修建,但是这株古树长势越来越好,枝繁叶茂。只见树上挂着高邮人民政府2004年立的牌子,上面写着这棵银杏已经有300年树龄。杨丛新说,这几年一些小树从老树的根部生长出来,有的约碗口粗,高达数米。“前几年为了防止高达10余米的古银杏遭到雷击侵害,清真寺管委会特意给古银杏安装了避雷针。”

  今年,因为担心古银杏受夏天天气的影响,树上还挂上了营养液。这时节,银杏树上已经挂上了累累的果实,树下也是白果满地。“往年这棵树也就结果一两斤,最近附近的道路两旁种植了不少品质优良的公树,因此今年的银杏果结得特别多。”杨丛新介绍。

  百年金桂年年满院飘香

  除了银杏树,在窑殿西南角有一株金桂,杨丛新介绍,这是当地人薛玉宽妻子于清光绪二十四年所栽,盛花季节,飘香十里,芬芳馥郁,沁人心脾。它与古银杏遥相呼应,互为一体,甚为壮观,为寺院增色不少。据说,1989年11月,海湾五国驻华使节及夫人来到菱塘回族乡参观访问时,对寺内这两棵百年古树很感兴趣。

  虽然与古银杏相比,它的树龄并不长,但是郁郁葱葱的绿冠也已高达4米有余,树冠如一把擎天大伞,枝叶繁茂。钻到树底,只见树干偌大,从中部裂开,分成多个枝干,绿阴茂密。

  如今,菱塘村道沿线栽植了银杏、香樟、桂花等乔木和灌木,但是在清代时,桂花树在湖西一代非常罕见。“据说这位薛老太太从镇江把金桂植株带回菱塘,并种植在了清真寺里。”杨丛新介绍,枝繁叶茂的金桂曾一度枝干已经长出了清真寺的院墙,2007年清真寺翻修时,扩建了小院垫高院墙,这棵金桂不再受到空间的局限,又吸收了更多泥土内的养分,枝条越发舒展。

  小院内,百年金桂已漫天怒放,黄色的小花将整棵树团团包围,阵阵甜香飘满寺院。正如李清照的诗句所称道的: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

  金桂除了能够赏味外,还能够变成美味。“以前桂花并不普遍的时候,常常有人来寺内采摘,桂花摘下后可以做成糖桂花,放在罐子里,可以收藏。”当地老人说,基本每年都会有人来采摘,一般一年四季都用到桂花,点心里撒点、拌点桂花都特别香,还可以制作桂花糕、桂花圆子之类的。“自家做的最香,也是当地婚嫁招待客人的美味。”

  神居山也有棵300年银杏

  神居山,在高邮湖西送桥镇天山片区(原天山镇)境内,被称为“淮南众山之母”、“淮南第一山”。菱塘与神居山毗邻,驱车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便能到达。

  古老的神居山依然保留了历经沧桑的痕迹,这里也有着一株300年高龄的古银杏。沿着神居山山间小路一直往里走,就会看到山崖上露出的庙宇飞檐。缓缓而上,一座庙宇巍然屹立。千年前这里有一座古悟空寺,宋代时这里曾经有过九十九间的辉煌,如今古悟空寺早已凋零,能够见到的是新建的大雄宝殿等建筑。

  顺着寺庙内师傅了义的指点,踏上一条水泥铺就的山间小径,眼前出现一株十分粗壮的大树。大树已经被水泥护栏保护起来,树上扎了红色布条。“附近乡民历来视古银杏为"神树",因此在树上挂满了写有祈祷祝福词句的布条,以求吉祥昌瑞。”

  一眼看去,这棵银杏“老祖”历经沧桑,树上已经长上了些许“树瘤”,树皮也有些开裂,树身上绿色的叶子稀稀疏疏,成了点缀一般,而且叶面蜷曲;虽然枝干上也能看出一些今年新冒出的芽,但是看上去很没精神。

  当地村民说,几年前这棵树的树根已经暴露出来,有一半的根系悬空裸露,危立于悬崖绝壁之上,当时树体的中上部枝条已经枯死,仅剩中下部枝条萌芽展叶,勉强维持生命。“一旦遇到大风暴雨造成滑坡,则随时有倒树的可能。”他们回忆。

  “古树的濒危命运,引起了当地有关部门和老百姓(603883,股吧)的关注。为了挽救这一珍贵的资源瑰宝,让"活文物"继续传承历史,对它进行了保护。听说前几年还曾经给树挂过营养液,浇筑了挡土墙保护。”了义表示,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重视这棵古树,让它重新焕发生机。

  乡村中已经消失的古树

  经过岁月的洗礼,有些古树至今仍枝繁叶茂、生机勃勃;而有的古树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但它们仍然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,成为了生活中的一段回忆。

  在菱塘一带人的记忆中,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位于菱塘北乡张墩寺的银杏树。“这棵树的树龄比清真寺那棵还要大。”

  始建于宋朝大观年间的张墩寺,有近千年历史,是高邮八大古寺之一。菱塘当地的耄耋老人、退休老校长胡德林回忆,明代散曲大家王磐曾经到此游玩并赋诗《游张墩寺赠成上人》一首。寺内曾植有一株银杏树,高近二十米,三四个少年合抱不过来,高大挺拔,在晴好天气,远在高邮城都能看见树冠。

  对于神居山曾经的千年古银杏,菱塘和神居山一带的老人们有说不完的故事。胡德林回忆,当地更有传说,山顶上巨大的银杏树,就是小白龙母亲——水母娘娘的家。每逢小白龙生日那天,他都会不远千里,赶回来和母亲团聚。

  “这里香火很旺,那棵最大的银杏树下有一树洞,人们常在树洞内烧香,树洞也越烧越大。”了义说,后来神居山的脚下建起了两座采石场,炸山开石,几乎将整座山挖空,古银杏树也因此横遭厄运。

  胡德林认为,保护古树就是保护历史,在农村也希望人们能增强对古树名木的保护意识,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古树名木的科学价值、文化价值、景观价值和生态价值。乡村古树 辽远的乡愁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学习传统文化 克服道德困境
    贺绍俊:都市文学的兴盛及其变化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这些名字,习近平从未忘记
    作家贾大山逝世20周年,河北日报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