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贤 乡土 乡愁:探寻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故乡 > 正文

故乡的“窝子塘”

时间:2017-12-21 17:29     来源:中国文化报     作者:唐晓亮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故乡的“窝子塘”,因形似“窝”而得名。比一般的水塘要大,是故乡附近大大小小的水塘中最大的一个,且以鱼虾较多、花叶鲜美而著称,因此故乡人亲切地称它为“窝子塘”。

故乡的“窝子塘”
【图语:故乡的“窝子塘”】

  离开故乡快四十年了,儿时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,但给我印象最深、感觉最亲切的还是故乡的“窝子塘”。

  故乡的“窝子塘”,因形似“窝”而得名。比一般的水塘要大,是故乡附近大大小小的水塘中最大的一个,且以鱼虾较多、花叶鲜美而著称,因此故乡人亲切地称它为“窝子塘”。

  故乡地处皖东,属圩区,没有水井,乡亲们从来也没有打井的意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横方竖直大小不等的像“窝子塘”一样的水塘。

  “窝子塘”离我们村很近,不过四百来米,是我所在的生产队共同的“窝”,更是全队人的生命之本和幸福之泉。

  当时我所在的生产队有近两百口人,大家成年累月围绕“窝子塘”过日子,不仅饮水、用水、淘米、洗菜用它,而且洗衣、洗被、洗澡也在里面,可奇怪的是“窝子塘”的水却不浑。只要不是暴雨泛滥、洪水成灾,任凭你怎么摆弄、搅和,塘里的水始终是清的。小时候弄不明白什么原因,长大才知道那是塘里栽种了菱和睡莲的缘故,也是乡亲们年年清淤、挖塘泥的结果。

  那年月全队人的生活十分贫穷单调,几乎没任何娱乐活动,平时除了家中和田里外,唯一可去的地方只有“窝子塘”了。清晨,男人们去“窝子塘”挑水,脚踏一方低矮的青石板,弯下坚实的腰身,用笨重而又泛着油光的木桶轻轻荡开雾气腾腾的水花,一天的生活即正式开始。全队男女老少都已起床,家家户户的烟囱冒起袅袅娜娜的炊烟,响起一声声鸡鸣狗吠、猪叫羊啼,真是热闹轰天、一片沸腾。吃过早饭,女人们挎着篮子或拎着水桶去“窝子塘”洗衣被,脱掉鞋袜,卷起裤脚,站在浸满清水的石阶上慢慢地捣细细地揉,清凉和愉悦油然而生,那份惬意就甭提了。女人洗完衣被刚刚下地,老人们提着米箩和菜篮又向水塘走来,淘洗完毕,抽出随身携带的毛巾顺便擦把脸,呼吸几口水面飘来的清新空气,顿感神清气爽、疲惫全消。老人们急于回家煮饭,离开水塘不久,孩子们又来了,只见一群活泼乱蹦的小家伙,一到塘边就脱掉衣服,光着屁股,像下饺子似的扑通扑通往塘里跳。还没到夏天呢,就如此放肆?若问他们凉不凉呵,回答简单:爽着呢!

  “窝子塘”不仅是全队孩子天然的泳池,也是成人们最佳的露天澡堂。男人们夏天入水塘洗澡,尤其傍晚,鸭子似的浸泡在“窝子塘”里,不仅洗却身上的污垢,还去除心中的疲乏。一些女子看男人们如此洗澡,心里痒痒,也大胆地下塘沐浴,不过隔得较远,彼此“井水不犯河水”。尽管如此,喜欢起哄的“躁动分子”还是耐不住寂寞,他们大声嚷嚷着叫她们过来。

  春末夏初,“窝子塘”的睡莲长势喜人,一朵朵莲花红的、黄的、蓝的、白的、紫的、粉的……绽蕾吐蕊、竞相开放,把偌大的“窝子塘”装点得姹紫嫣红。此时,三三两两的姑娘、少妇或在岸上,或在水边,或驾着木盆到塘中采摘,她们的笑脸与绚丽多姿的莲花辉映成趣。

  秋天,稻谷灿灿、瓜果飘香的时候,“窝子塘”的菱角长大了,大大小小的鱼儿在菱叶间游弋、呼吸,不时能听到它们嘴里发出“叭、叭”的声音。放眼望去,还能看见菱科成熟后菱叶涨开时冒的一个个小气泡,和一只只趴在菱叶上鸣叫的小青蛙,空气里弥漫着菱的芬芳。菱角采摘季节是“窝子塘”最热闹的当头,小伙姑娘齐上阵,他们驾着小舟或坐在长桶木盆里,一边不停地采摘,一边哼着小曲。偶尔歇下来说说笑话,相互之间打打水仗,像是嬉闹,又像是恋爱。

  故乡的“窝子塘”就是这样在家乡的土地上流淌、喧闹,这样哺育和滋润着故乡的儿女。

  然而,那一年初夏我回家却变了。故乡老屋由于长期无人居住快要坍塌了,翻修搭建的前一天,我领着妻儿回去了一趟。到家后,还未来得及歇歇,我就直奔“窝子塘”。谁知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“窝子塘”已面目全非、难以辨认,不仅面积小了许多,而且水面上光光的什么也没有。塘水黄黄的,泛着污浊,塘边上还有人在洗拖把、刷马桶……真是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啊!“窝子塘”已不是我儿时的样子,和我记忆深处的那个“窝子塘”大相径庭。究其原因:一方面这些年农村搞开发,村里有的农户在“窝子塘”边盖房子挤占了水塘的地盘,缩小了“窝子塘”的面积;另一方面自实行大包干解散农村生产队后,不派工挖塘泥了,队里无人予以清淤。加之这些年人心浮躁、物欲横流,片面追求物质,导致河流(包括水塘)治理意识淡薄,甚至把一些生活污水都直接排入其中……“窝子塘”啊“窝子塘”!多少回我在梦里梦见你是那样的清爽、干净,那样的繁荣、美丽。如今怎成了这般模样?怎变得如此浑浊污秽?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呢?

  好在现在大家已明白过来,有了环保意识,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感。去年我打电话问故乡的老同学:“窝子塘”现在怎么样?他说:治理的力度挺大,挤占的房屋已被拆除,为了还“窝子塘”本来面目,塘水抽干后又进行了清淤,重新栽种了菱和睡莲……并说:放心吧,老同学!下次回来,我们还你一个全新的“窝子塘”。

  岁末将至,昔日的 “窝子塘” 是收获丰收、无私奉献的时候。塘水被柴油抽水机抽干见底后,蚌鳖裸露,鱼虾成堆,又大又肥,惊喜不断。哦,“窝子塘”从来就没有令勤劳的故乡人失望过,没有辜负过故乡泥土的芬芳与深情。故乡的“窝子塘”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法治社会建设促进我国人权法治化
    邱焕星:鲁迅研究——从区域视野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传统国画的生命在于创造性转化
    常回家看看是爱的旋律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