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故乡 > 正文

低头思故乡

时间:2018-04-07 21:00     来源:人民日报     作者:冯金彦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关键是为了河的美丽,故乡一次次地放下自己往日的荣耀,放下这些,才能够让河走得更远更美。一个懂得放下,敢于放下的故乡,就一定会宁静致远。

低头思故乡
【图语:故乡】

  静

  一回到故乡,耳朵就放假了,如一只小小的蜜蜂流连于花丛中不出来,丢下你一个人于乡路上慢慢地走。

  风吹过,温柔地吹过。你可以感受到它抚摸着你脸颊的那丝清凉,可你听不到它的狂啸,也看不见它撕扯着枝头,它就那么猫儿一般悄声而过。小草在阳光下无声地长着,花朵在阳光下无声地开着,河水也只是一个音节,哗哗、哗哗地流着,流得你的心痒痒的,想唱些什么,可你什么也不能唱,鸟儿没唱,花儿没唱,你只好不唱。你实在不忍心打碎这寂静,这寂静是一层薄冰,你踩上去便会破裂。你便在故乡的山路上,在那些一岁一枯的绿草中间慢慢地走着,慢慢地看着,慢慢地享受这份宁静。宁静里有生命在涌动。

  你知道故乡前行的沉重。为了这份宁静,曾经有过的喧闹凋零了,砖厂的轰鸣像秋天的树叶一片片飘落。从凋敝的砖厂旧址走过,小草在断壁上飘动,仿佛是在替故乡看守着昨天的故事,看守着故乡的一份眷恋。一只鹅,不理会这些,依旧在村路上散步,鹅的叫声让小村更静,静得你甚至听到了阳光掉在地上的声音。鸟鸣山更幽,鹅鸣村也更幽。

  从城里回来,从待得久了的噪声里逃出来,回到这故乡的山坡站一站,于寂静之中听阳光镍币般落在你肩头的声响。

  举头思故乡。

  低头也思故乡。

  蓝

  天开始蓝。蓝得让你感到饿,一种长途跋涉之后迫不及待的饥饿。你便开始发馋,馋馋地凝视着那蓝天,想扯下来咬上几口。那是一种纯净的蓝,蓝得有一种透人心脾的力量,即便是一颗星星掉进去,溅起的也只是蓝色的浪花。

  天蓝之后,水也幸福地碧了。

  蓝天之下的大雅河,河水舒缓地在一个个石头中间跳来跳去,云习惯于每天在河水里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之后,再回到天上去。

  自从上游的造纸厂停产了之后,河水恢复了小时候的样子,年轻时候的样子。河两岸淡淡的花明明灭灭,小草蓬勃,树在努力生长着。河的美好和故乡的美好一样,从没有停止前行的脚步,它总是不断地长高自己,不断地让生命绽放。

  关键是为了河的美丽,故乡一次次地放下自己往日的荣耀,放下这些,才能够让河走得更远更美。一个懂得放下,敢于放下的故乡,就一定会宁静致远。

  于是,“生态”是一个新名词,“休闲”是一个新动词,沿着河的两岸高低飞舞。静坐河边,看河从小村走过,从我们的生命中走过。就想起与河相伴的日子,想起小小少年的快乐,想起光着屁股洗澡的背影,想起用石片在水面上激起的浪花。

  在故乡成长的二十年,这个世界有了许多的改变。在推土机的轰鸣声和浑浊的河水扫荡过的土地上,我们丢失了许多河流、湖泊,许多鱼也去流浪了。二十年之后我们明白了,可那些鱼是找不回来了,那清清的水也找不回来了。

  我总是在想,即使找不回那鱼了,至少我该让生活于河边的人,像我故乡的父老一样,知道自己失去过什么,然后才懂得失而复得的宝贵与快乐。

  绿

  刚入山口,故乡便用清新的空气砸你,大片大片砸得你精神抖擞时,你抬起头,见四面全是绿。树绿着草绿着山绿着岭绿着,浅浅的绿深深的绿,仿佛谁不经意打翻了一盆绿色的颜料,绿色沿着那岭那沟,无边无际地流下去流下去,瀑布一样,挂在山崖山坡。只有偶尔飞过的鸟儿才让人一震,你的目光才会随那鸟儿向远处飞去,飞也飞不出去这一片浓绿淡绿。

  在故乡的四月,你可以听到绿色走来的脚步声,轻轻的静静的,一场春风一场春雨之后,就有绿意爬上枝头,就有小草拱出地面,不但红杏枝头,所有的枝头春意都在闹,闹得故乡热热闹闹。

  女儿牵着我的手问:为什么这里的小哥小姐不放风筝。在都市常常被楼群电线挂断风筝的女儿,以为故乡的田野是放风筝的最佳场所,她不知和她同龄的乡村的孩子,已和大人一样肩负生活的担子,他们劳作,用自己的勤劳捻成长长的线。放飞自己读书的愿望。这些事情,女儿不知道,都市里的很多孩子不知道。

  他们更不知道,为了这绿,靠山吃山的乡亲,放下了祖祖辈辈伐木的斧头。这些父老乡亲从山谷深处走出来,从一种生活习惯中走出来,不再靠山吃山。锹镐与山的撞击声替代了伐木声。他们弯下腰的身影,仿佛是一个把手安装在山坡上,握住就可以把一山的绿色拎走一段回家,他们把从大山拿走的一切又还给大山。

  伐木者寂寞的小屋是山坡上的路标,让父老乡亲不会走错路。木材加工厂被遗忘在山脚下,苗圃在山坡上像一面绿色的旗帜。林场成了景区,伐木工成了导游,木把头成了老板,原本伤痕累累的山坡又被绿色占领了,那些低矮的原本不成材的枫树,把自己生命的壮美在秋天举起来,红红的山谷竟然让游人从四面八方向这里飞过来,让乡亲们知道了,风景也可以卖钱了,让乡亲们知道了青山真的是银山。一个原本生疏的名词“生态”,也像屋门的把手,被他们握得铮亮。

  离开故乡的日子,我珍视都市里那极少极少的绿地,甚至连楼角与砖缝挤出的一丝绿意也让我欣喜。而在故乡,这一切都是极普通极平淡的,便觉得许多平淡的东西因为缺少而珍贵,比如水比如空气比如真诚,我们丢失了什么才去寻找什么。

  风吹背后寒,在故乡,迎面吹过来的不是风,是风景。低头思故乡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汪政:文化自信是种创新和吐纳的
    郑天挺日记中的西南联大“秘闻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李克强会见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
   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