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故乡 > 正文

邓永强:乡愁,一个时代的情感背景

时间:2018-06-11 17:37     来源:东方头条     作者:邓永强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也许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了农村老家,进城生活,我们这个时代,从来没有深切地关注或谈论过乡愁。

邓永强:乡愁,一个时代的情感背景
【图语:思念故乡】

  01

  也许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了农村老家,进城生活,我们这个时代,从来没有深切地关注或谈论过乡愁。

  也许吵闹的城市缺少人情温暖,我们需要一片寄情的山水,在闲暇的时光中,故乡隐约的召唤牵动灵魂,化作乡愁入梦。

  乡愁是一种思念,但思念是针对性的情感,无论思念亲人、爱人、亦或朋友,都是身在远方对另一个人或一群人的温暖回忆,打通电话,思念也就随之而去。但乡愁不是。

  在乡愁的弥漫中,你可以给亲人打一个电话,但却不能给村庄、河流打电话。即使你回去一趟,在家乡小住几日,让乡愁暂时消失,但也许刚刚坐上返程的汽车,一种模糊的情感又会慢慢升起,

  与思念相比,乡愁显得广阔而又模糊,抽象而又具体,就像月笼雾江,空阔苍苍,久伫江边,一任寒露湿衣,却无法满足对乡愁的释放。

  人生总是伴随着愁。不顺心、办不了、过不去,愁;烦恼、失望、悲凉,愁。愁是凉了的情,揪住的心;愁是漆黑的夜,荒芜的路。不管愁什么,只要被愁赶上,立马晴转阴雨。而,唯独乡愁,犹如霞光晚照,在淡淡的伤感中流淌着温暖的色彩。乡愁可能是人世间最美的愁了。

  02

  在外工作的人,总会与乡愁不期而遇,让思念伴随着一丝柔美的落寞;漂泊在外的游子,总会与乡愁相伴,想家的热泪,温润了心灵的开阔。我不禁疑惑,古代人背井离乡成为游子,也许是去戍守边疆,回家时却成为了马背上的枯骨;也许是为了生存的逃离,却再也没有回家的指望。乡愁就成了他们生命中绕不开的主题。在漫长的历史中,战乱、动荡、天灾往往就是一种最基本的社会形态,乡愁也就成了那个时代的普遍情感。也难怪在中国的文化史中,乡愁始终是庞大的文学命题,留下了数不清的乡愁文字。不管是“低头思故乡”的李白,或是“月落乌啼霜满天”的张继,不管是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的王维,或是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的贺知章,都是站在异乡的大地上,远望苍茫,发出最为动人的乡愁呼唤。

  人都是恋家的,老家是生命的根。然而有史以来,迁徙却是人类发展的常态,背离老家,又安新家,趋利避害,开辟新的美丽家园,正是社会发展繁荣的强大动力。也许很多人会认为,人在异乡为异客,难免遭受冷漠的侵袭,失意的怀旧,如果在异乡顺水行舟,找到了家的感觉,可能就没有乡愁了。然而,即使在大唐盛世,仍然乡愁如雨,天上月亮唯故乡独明。在今天奔小康的宽阔道路上,大多人离家,并非无奈,而是去追逐自己的梦想。很多人已经在城市住了几十年,成为道地的城里人,过着富裕的日子,但乡愁仍然挥之不去。更让人想不通的是,也就是这十来年,在生活的快速发展变化中,人们的小日子越过越红火,乡味成了大众喜爱的味道,乡游成了友情的旅游,乡愁气氛越来越浓。乡愁正在成为一种大众的世纪情绪。

  看来,只要离开家乡,就要与乡愁相伴。乡愁是离家出走必然产生的情感,家有多远,乡愁就有多浓。一个人在城里不管住了多少年,离开这个城市后,也可能产生怀念,但却仍然上升不到乡愁的高度。也许,城市与乡村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,拥挤、冷漠、虚假的城市难以承载情感、安放灵魂。

  03

  乡村是人类寻找并建造的第一个家园,而这个家园,人们一住就是五千多年,差不多养育了人类的全部文化与历史。

  五千年的风云变幻,沧海桑田,乡村亘古不变;五千年的深情守望,足见这就是人类的梦想家园!

  乡村不但为人提供了生存的家园,更为重要的是,为人提供了真实情感的安实依托。在乡村生活,即使贫穷得揭不开锅,但情感仍在漫延,灵魂仍在飞翔,人格是完整的。

  乡愁产生于距离,距离扩大了想象空间与神秘美感,但乡愁的实质却来自乡村与心灵的契合。

  乡愁是对乡村整体生态的缅怀。从人到物,再到近水远山,云霞星空,那里有一个完整的自己。

  乡愁是一个个无序闪动的温暖画面。那些音容笑貌,老树池塘,凡是能在不经意间闯入内心的镜头,都是心灵成长的节点。

  乡愁是生命成长的重要参照。那个日出山脊、月落树梢的地方恒久不变,让人感到自己在空间中的位置是那样安稳。回家时经过的老树、石头、坡头、灯光都在情感中重复为心理标记,让路在心灵中延伸。

  乡愁是一种舒服的在家感觉。那里的围墙围出了一个个小家庭,却围不住邻居的往来,红白喜事就是全村的大事,村庄连着田地,田地连着山野,山野连着云天,那是能时刻感觉到的云水家园,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叫家园……

  04

 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,城市一直在膨胀,人们在欲望的膨胀中差不多骚动了二三十年,在兴奋、新鲜中翻飞,却全然忽视了乡村的存在。从农村到城市,从城市到城市,梦想在欲望的一次次满足中又一次次跌落,当无奈地回首远望,才发现在民俗与传统的失落中,在年轻人的流失中,在对土地田园的冷漠中,乡村成了一个空壳,家园差不多丢失了,才发现拥挤冷漠的城市大多是一个挣钱的地方,而不像家园。乡村虽然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,但却更适合居住。

  乡村是家园,却挣不到钱,城市能挣到钱,却不像家园。也许这就是中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的困惑。

  作者:邓永强,男,甘肃漳县人,甘南日报社记者,文学、摄影爱好者。邓永强:乡愁,一个时代的情感背景
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注册新用户
    最新评论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非遗:活态文化 让乡村开口说话
    “世界的意义在于事与愿违”——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习近平主持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
   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