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故乡 > 正文

伍兴发:土灶柴火事

时间:2018-12-20 11:42  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     作者:伍兴发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乡村的土灶很土,全用土坯砖砌垒而成,灶面是用黄泥巴抹平的,两三天倒也看得,日子一久便有了枯树皮般的裂纹,有点丑。

伍兴发:土灶柴火事
【图语:乡村的土灶很土,全用土坯砖砌垒而成】

  多少年来,村里人离不开土灶,离不开柴火。他们要靠它们来维持生计,延续生命,守望岁月。我生在乡村,长在乡村,难忘乡村过去几十年的那些土灶柴火事。

  乡村的土灶很土,全用土坯砖砌垒而成,灶面是用黄泥巴抹平的,两三天倒也看得,日子一久便有了枯树皮般的裂纹,有点丑。说到品相,也只有泥瓦匠家的灶面好些,虽然也是用黄泥巴抹的,但平整、光滑、耐用,据说是泥瓦匠在黄泥巴里掺了捣碎的麻头,并在建造时又下足了功夫。

  较早的土灶并无铁炉箅通风漏灰,烧起来总感觉气流不畅,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每户各家都备有吹火筒。吹火筒乃一节二尺来长的竹管,村民用烧红的铁丝将它捅穿,一头吹气另一头出气。需要时,将它的一端伸到柴禾下面,使劲一吹火苗就蹿起来了,若不留神火烧眉毛也是有的。此物简便好使,只一项须注意,便是换气时口要离筒。记得第一次用它,我忘了要领,换气时口未离筒,结果吸了满嘴的烟和灰,难受得泪珠直掉,别提多懊恼。

  在我小的时候,母亲做饭我总喜欢坐在灶门口帮她添柴烧火,小脸被灶火烘得红红的,手掌有时被柴刺扎出血,母亲忙撕一片“火柴药”为我贴上,并不断嗔怪:“看你还当跟屁虫,活该。”

  遇上潮天上灶,母亲是不要我动手的。那湿漉漉的空气湿了地面、墙面,早把柴禾也染湿了,烧起来可不容易。母亲生火时先将一捆湿润的柴抖散,将外层的柴禾均匀地伴靠在灶壁,说是灶壁散发的热可驱湿气。接着,母亲在中间部分揪一把不那么湿的柴塞到灶膛,然后走到床边,将手伸到棉被下只一扯,便熟练地扯出一把稻草来,再将稻草作为柴引子垫到湿柴下面,点上火。待到“引子”发挥作用时,母亲便猛吹吹火筒。此时,只见黑烟从灶口翻滚而出,呛得母亲连连咳嗽,眼泪、鼻涕也流出来。父亲撞见,忙递上湿毛巾,认真地骂天、骂柴。母亲斜一眼父亲,道,别假惺惺,真疼人,你来把饭菜“哭”上桌。结果当然是母亲坚守灶台继续操作,伴靠在灶壁的柴禾越来越少。

  干柴烈火烧出来的饭菜香,反之,饭菜半生不熟口感就差。记得那些年家乡的柴禾有集体分配的稻草、麦秸、菜籽梗、棉花梗等,也有个人收拾的松针、茅草、树叶、树枝、树蔸等。无论什么柴,只有晾晒干之后才能用。草、叶之类不经烧,一顿饭要用一捆。梗、枝、蔸类底火好、耐烧,一般要等到逢年过节或是来了客人才舍得用。我家人口多,柴禾消耗大,父母经常担心柴不够烧,尤其担心遇上连绵的雨雪天气,危机感时常让他们双眉紧锁。所以父母经常教导我们兄弟姊妹“闲时多弄柴”,此教诲延续了许久,以至于多少年来家门口总有柴禾在晾晒,一家人享受着“勤快勤快,好饭好菜。”

  我六七岁时便学会了耙柴,和小伙伴们一起背着柴耙在对面山、后背山,围着高矮不一的松树满山跑,身后不时扬起串串尘土。竹耙耙满时,我将跑来的松针和树叶取下,塞进一旁的土兜。土兜装满了,我便兴高采烈地回家。读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,每天下午我放学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扛锄头、提土兜到村前的山丘、畈上的田埂挖杂蔸。有时也拿镰刀到田坡、地坎上去割茅草。每次回家,看到我收获不少,母亲就一个劲地夸我,荡漾在脸上的笑容,许久不曾消散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注册新用户
最新评论
相关新闻
手机访问网址
微信关注立身
立身国学QQ群
从改革先锋身上汲取前进的力量
理解欧阳中石先生的三个角度
 
 
 
伟大革命推动伟大飞跃 乘势而上
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

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京ICP备12015972号-6

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