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邻里街坊 > 正文

再见,我熟悉的陌生人

时间:2018-05-29 14:23     来源:北京青年报     作者:淡淡淡蓝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我们在同一幢楼里做了十年的邻居,我们从不曾说过一句话。之前我不敢,是因为怕触痛了她心中的伤痕;之后我不敢,是因为我胆怯。

再见,我熟悉的陌生人
【图语:我的邻居】

  我们在同一幢楼里做了十年的邻居,我们从不曾说过一句话。之前我不敢,是因为怕触痛了她心中的伤痕;之后我不敢,是因为我胆怯。

  许久没有遇见二楼的女邻居,直到那日,看见两个陌生人在她家进进出出搬东西,心里闪过疑问:她搬家了吗?

  十年前的一个深夜,在我们居住的小区附近,发生了一起惊悚的两大帮派打架斗殴事件,其中一帮的老大被当场刺中数刀身亡。

  原本,这种充满暴力的社会新闻和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是遥不可及的,但第二天下楼时,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,二楼门大开,门外的楼道里围着好几个人,隐约可以听到屋内传来嘤嘤嘤的哭声。一楼外面,几个邻居在指指点点,依稀传来他们的窃窃私语:

  “听说身上中了好几刀呢!我早说过这种混社会的是没有好下场的。”

  “那个女的是和他同居的,还没有结婚……”

  “他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,唉,宠子不孝呀。”

  ……

  断断续续拼凑出故事梗概:

  二楼的男主人,好几次在楼道里和他擦肩而过。夏天的时候半裸着上身,脖子上挂着一根很粗的金项链,手臂上有黑色的纹身,戴一副黑框墨镜,我没来由地就有点怕他,根本不敢和他对视,而是自动把自己缩成最小只,躲在楼道里给他让路。

  彼时我并不知他是真实存在的黑帮老大,我也没有想象到现实和电视剧竟然如此雷同。事后我禁不住后怕,幸好平时没有惹过他。

  黑帮老大有一个同居女友,长得并不惊艳,也不是传说中的那种娇媚、飞扬跋扈的女人。他们两人养着一条黑色的大猎狗,其实我并不知狗的品种,因为它很凶猛,就称之为猎狗吧,猎狗外形酷似它的男主人,都是令人望而却步的一类。

  小两口在家的时候,猎狗就关在二楼平台他们自己搭建的玻璃房子里,整天凶神恶煞般的狂吠,有时半夜都会被它的叫声惊醒,不堪其扰。

  但厌恶归厌恶,倒也没有憎恨到希望他去死的地步,除了感慨,也不禁一声叹息。

  葬礼过后,楼道里遇到他的父母,一身黑衣,神色严峻中满含伤痛,中年丧子,内心的痛苦自然不言而喻。

  至于他的同居女友,我们都猜测,过一段时间,她就会离开吧?

  然而并没有。她一个人留在了二楼的这套房子里,眼见着她的腹部,一天天隆了起来。原来,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。

  一个还没有出生,就没有了父亲的孩子。

  邻居们少不了在一起说说闲话,我的耳朵里也时常飘过一些风言风语:

  “肯定是拿孩子要挟他的父母了,你们看着吧,她生了孩子后肯定拿一大笔钱走人。”

  “是他父母哀求她留下孩子的,毕竟儿子没了,能留下孙子(女)也是寄托啊!”

  “女的是外地乡下人,说只要她肯生下孩子,这套房子就归她了,以后她要走要留都随她。”

  我也觉得邻居们的推测不无道理,毕竟她只是一个同居女友,她的身份还是未婚,她真的愿意做一个未婚妈妈吗?

  每个人都在凭自己的猜测冷眼旁观着事情的走向。

  黑色的大猎狗不久之后也不见了,应该是被送走了吧。楼道里恢复了平静,生活也重新回到平淡的轨道,那件骇人听闻的事件没多久就平息了,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倒是男主的母亲,频繁地过来这边了。有时手里拎着一些鸡鸭蔬菜,有时是一袋水果,有时拎着一箱牛奶。有一次我看见她俩有说有笑地走出楼道,男主的母亲温和地挽着女人不再纤细的腰,女人表情温柔恬淡。

  那一刻温馨和美,似乎往事已了未来可期。

  不久之后,女邻居生下一个女儿,据说是在男主父母家里坐的月子,满月之后,女邻居抱着宝宝回到了二楼居住。

  大家都似乎在等着看一个结果。

  一年,两年,三年……

  她并没有如任何人推测的一般,生下孩子就离开。男主的父母也在同一个小区买了房子,经常过来照顾她们母女。

  女邻居应该是没有工作,时常看见她不施粉黛,穿着家居服,牵着女儿的小手在小区里散步。或是奶奶推着小推车,送她们回家,其乐融融。那个小女孩,可爱伶俐,眉眼间依稀有男主的影子。

  有一天,看见女邻居像换了个人似的让我眼前一亮。仔细一看,她化了妆,红唇耀眼,一头卷发披在肩上,高跟鞋衬托出她美好的身姿,一瞬间的直觉,她应该是恋爱了。毕竟,她还那么年轻。

  恋爱之后,她会离开这儿吗?她会带女儿一起走吗?偶尔,我会自作主张设计一下她的故事。

  但我给她设计的美好的恋爱似乎并没有持续很久,她又恢复了日常的家居服打扮。

  五年,六年,七年……日子就这样看似无波无澜地划过一天又一天。

  一晃,女孩竟然上小学了。读一年级的那个早晨,我看到她们母女俩手牵着手,小女孩穿着校服,白衬衣领口扎一个小小的蝴蝶结,下面是一件格子小短裙,乖乖巧巧地煞是可爱,女邻居化淡淡的妆,温温柔柔的目光总是停留在小女孩的身上。

  她抬起头的某个瞬间,正好与我的目光对视,我自然地嘴角上扬,她也羞涩地抿了抿嘴巴。

  记忆中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视而笑,后来我时常想起这一幕,心中是平静,还有对生活的释怀。

  那时我以为,她应该是会长久地留下了。

  十年光阴倏忽而过,她的女儿,今年应该读三年级了吧?

  我们在同一幢楼里做了十年的邻居,我们从不曾说过一句话。好多次面对面相逢,我都想唐突地请她喝一杯咖啡,听她说说话,说说她的曾经,说说她的现在,也说说她的未来。

  可是之前我不敢,是因为怕触痛了她心中的伤痕;之后我不敢,是因为我胆怯了,我有什么资格去窥探她的生活,去打扰她的平静呢?

  十年,四楼的邻居生了第二个小孩,三楼的邻居买了别墅搬了家,对门的邻居离婚又结婚,他新婚的妻子如今是个孕妇。

  十年,人各有命,运如潮汐。有人飞黄腾达,有人平凡庸常;有人幸福美满,有人支离破碎;有人还在颠沛流离追逐梦想,有人安守一隅知足常乐。十年,谁不是一边挣扎一边笑对;十年,谁不是在这世间沉沉浮浮地活着。

  我最终没有按捺住牵挂,很奇怪我用了“牵挂”这个词语。是的,淡淡的牵挂,对一个从来没有过语言交流的、熟悉的陌生女邻居的“牵挂”。

  我走进了二楼敞开的家,两个陌生人抬头看我。

  “你们是新搬来的吗?这家房子卖给你们了?”

  “是的是的,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。”

  “噢……,你们知道她搬去哪儿了吗?”

  “不知道……”

  再见了,我熟悉的陌生人,只愿你今后的生活再也没有惊涛骇浪。再见,我熟悉的陌生人
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注册新用户
    最新评论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文艺批评是自我生命的发现
    北京藏传佛教寺院西黄寺首次开放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新编戏如何更好地表达时代精神
   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