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嘉璐:中国的复兴是历史的必然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乡土 > 文学 > 正文

李智:老屋

时间:2017-11-24 15:39     来源:新民晚报     作者:李智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“老屋塌了。”父亲告诉我,心情沉重。晚饭后,我们坐在餐桌前,不着急收拾碗筷,聊到很晚。已经不记得上次同父亲促膝长谈是什么时候了。
李智:老屋
【图语:老屋 】

  “老屋塌了。”父亲告诉我,心情沉重。晚饭后,我们坐在餐桌前,不着急收拾碗筷,聊到很晚。已经不记得上次同父亲促膝长谈是什么时候了。

  1962年,父亲13岁,中午带一钵薯藤饭到杜甫庙念完小,身边同学好歹也是薯丝饭。但他觉得有薯藤饭吃有书念已是福气。此时,一家四口,尚过着背井离乡,寄人篱下的生活。那年,祖父下定决心起屋。老话讲:一年起屋三年食粥。一家人起早摸黑,终于在山沟沟里起了座草砖屋,稻草做的屋顶,也算是有了个属于自己的窝。

  草砖茅棚一住就是十一年,父亲教了两年书,工资从31块5加到35块,省吃俭用,起手干人生第一件“大事”,要把茅草屋换成清汤瓦片。

  他请表兄思叔用拖拉机从浏阳芭蕉塅拖来瓦片。黑色的瓦片不能下山,兄弟俩肩挑手提,磨出血泡来才把三万片瓦搬到家。又到芦洞买来椽皮,上清水挑来烟砖。父亲爬上屋顶,几尺厚的稻草已腐烂成灰,成千上万只千足虫从天而降,蔚为壮观。而此前,每每祖母在厨房生起柴烟,屋里屋外虫满为患,饭菜都不得进口。

  24岁的父亲,站在屋顶,沐浴着蓝天和阳光,老屋前的麻梨树,麻梨子黄里透红,宛如宫灯,他是否有振臂高呼的喜悦和满怀的憧憬?

  整个夏天,兄弟俩晒得墨黑,茅草屋脱胎换骨。父亲在屋前的晒谷坪上响起百字鞭,祖母在宽敞明亮的灶膛升起炊烟。一家人,欢欢喜喜坐下来吃了顿进伙饭,父亲说,那一晚,不知道消灭了多少祖母煮的新米饭。

  而我19岁的母亲,听到一个陌生年轻人的名字,在通往清水外公家的羊肠小道上传开。他正埋头挑一担青砖,竹扁担在肩上闪动,一粒爱情的种子,已经在母亲心底萌芽。李智:老屋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中国丹麦教育“大比武”,我们赢
    清华举行“致力于探究原则与模式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让文物建筑在开放中实现更大价值
    九九重阳<专题>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