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贤 乡土 乡愁:探寻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乡土 > 文学 > 正文

一位农家妇女的诗歌情怀

时间:2017-11-30 15:26     来源:山西农民报     作者:王友明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一日深夜,我突然收到翼城县南唐镇晓史村农民女诗人路玉香发来的短信,让为她的第二部诗集《田园雀声》写点文字。
一位农家妇女的诗歌情怀
【图语:一位农家妇女的诗歌情怀】

  一日深夜,我突然收到翼城县南唐镇晓史村农民女诗人路玉香发来的短信,让为她的第二部诗集《田园雀声》写点文字。她说,这本诗集将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,我二话没说,立即将诗稿认真阅读一遍,写出了三千多字的品评文章。

  在有着“平阳”之称的临汾大地上,涌现出不少农民女诗人,唯有路玉香,是最令我关注的一位。

  我注意到她,不仅因为她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、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诗词学会会员、新田园诗书画研究会会员,不少作品在全国获得金奖、银奖和优秀奖;也不仅因为当代著名诗人、文艺评论家丁芒,为其诗集《诗苑鸟语》题写了书名,引起广泛关注。主要还是因为她对诗歌虔诚而痴迷的情怀,创作目标上的不懈追求,深深地感动着我。

  感动之余,心中也滋生出诸多疑问:在田间劳作的间隙里,在柴米油盐的琐碎中,她是怎样诗意地感知着劳动,感知着生活,感知着这个时代?她是如何把自己心中的体认倾注笔端,写出厚厚一摞诗稿,并多次获奖?多次入书入典?

  带着这些疑问,我专程前往晓史村走访了路玉香。在路玉香家,桌子上摆的,墙壁上挂的,全是各类赛事的奖牌、奖状,我的情绪一下子活跃起来。当看到路玉香最新创作的一摞诗歌作品,更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那份喜悦之情。于是,我们便在墨香浓郁的氛围中,进行了一次真挚的心灵沟通。

  路玉香小时候家境贫寒,也有过几次险些辍学的经历,是父母省吃俭用为她凑足了学费,方使她免遭辍学之痛。她自幼天资聪颖,好胜要强,八岁入学,勤奋好学,各门功课名列前茅,作文更为突出,一直担任班长、学习委员。她多次被评为“三好学生”,在班上最早加入少先队,最先加入团组织。还是在上小学时,便以一首《愿做革命红小将》诗歌,而名扬校内外,她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当一名诗人。

  梦想与命运之间的差距,往往是很大的,童年的路玉香,正赶上“十年动乱”。尽管当时没有什么课外读物,但酷爱读读写写的她,偶尔遇到一张报纸、一本杂志,便会反复阅读,连报缝启事都不放过。即使如此,她也没有继续学习下去的福分了。

  初中尚未读完,一场意外发生了:父亲在抢救村里失火的变压器时身受重伤,集体财产保住了,父亲却从此患上顽疾,卧床不起。顶梁柱突然倒塌了,一家七口怎样生活?母亲面对年迈的婆婆、身子单薄的大女儿、还是幼年的小女儿和儿子,哭成了泪人。为了照顾父亲,更为了填饱肚子,年仅14岁的她,只好含泪辍学,回乡务农。内心世界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痛苦,童年时美丽的梦想,已成眼下最实际的选择,她感慨万千。至今,她还常常梦见自己坐在教室,读书学习的美妙情景,醒来总是泪湿枕巾。

  后来,经人介绍,路玉香与邻村一位青年结婚。从此,她完全由一个年轻姑娘,变为一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家妇女。就在孩子不足八个月时,公公因病去世,婆婆体弱多病,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,家中没有一点儿积蓄。面对上有老,下有小,生活艰难的状况,要强的她以柔弱的双肩,承担起沉重的家庭担子。但痴迷诗歌创作的她,没有被家庭担子和生活困难所压倒,常常变卖掉自己的嫁妆,买来稿纸和笔墨,坚持业余创作。她以农村好人好事为题材,为村里演唱队创作了大量的琴书、快板。作品搬上舞台后,她也成了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“女作家”,引起了县文化馆负责人的注意,多次邀她参加县上的文学活动,并给予了很大的关怀和扶持。

  为了提高自己的创作水平,路玉香省吃俭用,自费参加了《鸭绿江》杂志创作函授班。她特别幸运,1999年5月,她有幸见到了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原书记、诗刊社原主编杨子敏先生,当代著名老诗人丁芒先生。得知她的情况后,两位大师与其热情交谈,对其作品给予评点,寄予厚望。不久,丁芒先生还寄来一些创作资料,鼓励她搞好创作。专业系统地学习,名师的评点鼓励,为她日后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简单枯燥的田园生活,不时激发着路玉香的创作灵感,田间的一树一木、一花一草、一虫一鸟,在她眼里都长上了诗的翅膀,扑棱棱地飞进脑海。她常常在劳作的间隙,坐在地头的树荫下,或痴情凝望头上蓝天,或屏息注视脚下青草,或随意摆弄一块土坷垃,久久地冥思苦索。为了不耽搁农活和家务,她的创作大多是选择在夜深人静时进行。

  因为爱诗、写诗,路玉香忽略了家庭,忽视了孩子,淡漠了亲友,曾一度遭到人们的冷嘲热讽和家人的不理解。尽管如此,自幼酷爱文学,且达到痴迷程度的她,依然我行我素,于田间地头,床头炉台,笔耕不辍。社会的发展,生活的变迁,人生的启悟,无时无刻不触动起路玉香创作的狂澜。她说:“创作是我的第二生命,诗歌占据生命的一部分。”权且不论她的诗歌质量如何,单就她能够数十年如一日,在繁重的劳作之余,不懈笔耕的精神和毅力,就值得大力赞扬和广泛推崇!

  正是缘于路玉香痴迷的诗歌情怀,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她,才不遗余力地在文学创作道路上,艰难地跋涉着。

  《诗苑鸟语》一书,收集的123首诗歌作品,全部是路玉香用心、用情写出来的。语言朴实无华,手法朴拙却显纯净,构思简明却显真诚。我细细品读着她的诗,便在其笔墨流动的轨迹中,窥视到她的生活和性格、文化和品位,那么的深远而又博大,那么的厚重而又空灵。正像她的为人,温柔、宽阔、厚实、真诚。我非常清楚,诗集中有她留下的数不尽的艰辛泪水,也有她道不完的发自生命深处的喜悦之情。她笔下的诗歌,之所以能打动和震撼众多的读者,甚至于著名作家,并被圈内人士所关注,我想,是与翼城深厚的文化底蕴,在她背后强有力的铺垫和支撑分不开的。

  路玉香是一位使命感很强的农民女诗人。“诗言志”,在她的诗歌作品里有充分的体现。有些诗如果只从风格上看,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是出自一位农家妇女之手。

  《中国龙》一诗这样写道:“雄姿是万里长城,昂首是珠穆朗玛峰;血脉是长江黄河,筋骨是山岳丘陵。五千年的文明铸就精魂,五千年的风云冶炼雄心;五千年的变迁舞转乾坤,五千年的飞腾震撼苍穹……”

  《啊,长城》如此下笔:“你是中华民族的灵魂,在浩瀚的天宇下势展雄风;你是炎黄子孙的血性,在广袤的大地上昂然挺胸!纵穿群山蜿蜒起伏,是华夏祖辈英勇顽强的精神;横贯黄河气势磅礴,是中华儿女开拓创举的豪情……”

  还有 《不朽的丰碑》《和谐之歌》《中国航空人》《“五四”放歌》等,写得都是那样大气磅礴、那样豪放不羁,给人以激情壮阔的感觉。她以诗咏史,以诗言志,壮怀激烈,激荡着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主旋律,其诗歌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。她的诗如乳、如露、如筝、如琴,那么挚朴、洁净、醉人。

  古人云:百善孝为先。路玉香是个孝女,《奶奶的纺车》《父亲》《母亲》《妈妈的眼睛》等诗篇里,有她一片拳拳孝心。我在阅读咀嚼时,曾幻化出已故父母的身影,不由地潸然泪下。

  笔蘸心头血,字字感天地。诗情的凝聚,诗化的至理,真像是一块块巨石投入心湖,溅起一朵朵浪花,激起一层层波澜。

  《送行》一诗,情真意切,激荡心扉:“不是牵肠人,那知瓜连藤。唯有送行时,更觉分别痛。车行招手影,霎时泪朦胧。急车驰如箭,留下心似弓。腹囊像刀捅,肝肠穿百孔。多想插翅追,再多送一程……”

  《等》一诗,意象新颖,寓意深刻:“夕阳已有些急躁,把你拖成长长的叹号;你还在小溪的问号上,寻找,那含魅的微笑。徘徊中不知画出又抹掉多少句号?目光却总是直朝着远方,拉一条延长的破折号……”

  路玉香的诗是“水到渠成”的一弘清泉,是“瓜熟蒂落”的一枚果实,是“真情实感”流出来的一汪热泪,是用挚爱和生命酿造出来的一滴乳汁。她的诗,具有独特浓郁的田园风味儿。

  什么是好诗?《诗刊》主编、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叶延滨说:“对于好诗标准,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:向美、向善、向上。”一位农家妇女,是不能与那些诗作名家相提并论的,但路玉香意识到,并能够做到“向美、向善、向上”,便是难能可贵的。

  女性诗歌,离不开哲学化的沉思和思想性的升华,路玉香没有滞留在土地、树木、落叶、小草、池水、亲情、友情等事物的表层,而是每每深入进去,在一些细节中发现与思考,从而成为其诗歌的意象。《土坷垃》《梧桐花》《小草》《落叶》《滦水恋歌》,普普通通的大地万物均被她搬到诗中,赋予了生命。路玉香毕竟是女人,具有其细腻的天性。《绣花枕》《农家小院》《元宵社火》等诗,既呈现出她观察事物特有的敏感,又反映了她写作笔法独到的细腻。《绣花枕》云:“秋菊芬芳月圆圆,花蝶成双舞翩翩。绣了金谷绣银棉,刺上心儿蜜蜜甜。喜鹊登梅心花开,青松挺拔山尖尖。绣上富民政策好,绣上科技新期盼。”灵动逼真的诗句,彰显着“艺术的维度、精神的维度和感染力的维度”。

  独有的诗性,是路玉香诗歌最为鲜明的特点。一位名家说:“诗性应该是一种气质,一种境界,一种追求所熏陶出来的心理气象,看去无形无状不可捉摸,却于一词一句间无处不见。”路玉香的诗就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的诗性:“诗的情怀、诗的情思、诗的张扬、诗的含蓄,差异仅仅于文字叙写的色调里”(陈忠实语)。我以为,这“色调”里有三种颜色:黄土(黄色)的质朴,生命(绿色)的坚毅,精神(红色)的崇高。不论是对祖国的放歌,还是对城市的记录;不论是对乡村的描述,还是对亲情的抒怀,其内在之中始终弥漫着、张扬着诗性。

  诗歌创作,是由生活体验进入生命体验的精神剖白和描述,其丰厚的文化背景,浓郁的文化氛围尤其重要。

  古为唐尧的翼城县,文化底蕴深厚,人才辈出;作者队伍庞大,著作颇丰;各级领导重视,扶掖新人。这里,是一块经济和文化都十分富庶之地,为路玉香的诗歌创作赋予了得天独厚的土壤,提供了与众不同的条件。正是在这片肥沃的土壤里,路玉香通过辛勤耕耘,才获得了喜人的收获;正是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,才激发了路玉香勇往直前的雄心壮志。她的许多诗歌,成诗的过程很诚实,又简朴,但却给人一种女性诗歌的光泽与魅力。作品中人物形象的塑造、乡土语言的运用、时代气氛的描写,都有着自己的突破和创造。

  思想决定着诗人感受生活、体验生活的敏锐性,决定着总结生活、提炼生活的深度和高度。

  路玉香虽然是一位农家妇女,可她却与其他农民诗人不同。不同之处就在于,她能够穿透生活的表层,达到理性的层面、定性的准确。于是,诗里便多了一份政治上的清醒。如《鸿海之歌》一诗,李鸿海是路玉香用笔墨最多、最为倾心的人物。这首叙事诗长达192行,用深沉的文字与浓郁的情感,书写了全国劳模、翼城县隆化镇两坂村党支部书记李鸿海,在身患绝症、生命进入倒计时的时日里,用生命兑现承诺的先进事迹。通篇显露着一气呵成的功效,义正情深,撼人肺腑,给人以辉煌灿烂的感觉,奋发图强的激励。

  路玉香看到有的年轻人不思进取,心急如焚,于是,诗里便多了一份文人的责任感。她的《青春的旋律》云:“走吧,跟太阳一起出发。用青春的步伐,去追逐光华……”《人生的定位》云:“不要说你是一介草民,昂首就会顶立乾坤;就算你不是真龙天子,挺胸就能拥抱苍穹……”她敢于直面人生,不忸怩,不矫情,不为诗而诗,发挥了教育人、鼓舞人、鞭策人的作用。我由此感觉到,路玉香哲学化的深沉,思想性的力度,道德境界的崇高,不能不令我感动至深和敬佩之至!

  路玉香的诗歌多取材于身边的人和事,在荷锄田间之余,不懈地探寻,反复地琢磨。然后,将积累和掌握的大量素材变成诗歌,呈现出鲜明的田园特点和时代特色。全部诗歌以弘扬真善美、鞭挞假恶丑为主题,描绘了多姿多彩的乡村生活,为教化村民、匡正村风、树立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风尚,起到了积极有效的作用。

  近几年,路玉香没有被时下文学界的“喧嚣”所影响和动摇,也没有在物欲和金钱的诱惑下迷失自己,而是“子夜披衣揽新月,拂晓闻鸡笔如风”,在自己那充满孤寂和希望的田园里,坚守着、耕耘着、行走着。

  获悉路玉香很快就要出版第二本诗集的消息,我内心深处,即刻涌动起一股喜悦的浪潮。我知道,她煞费苦心地打理文学的田园,就是要不懈而又艰辛地用心血和汗水,甚至于生命,去筑就属于自己的艺术殿堂。这种精神,何等可贵!这种追求,何等可赞!

  我认为,路玉香的诗歌情怀,首先是一种修养,是一种素质,是一种品行,是一种道德的自我恪守,又是一种对自己所钟爱的文学事业深远意义的正确理解,更是一种自信心,对自我焕发创作活力、实现追求目标的自信心。一位农家妇女的诗歌情怀

    相关新闻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学好国学经典 呵护精神家园
    《梁漱溟往来书信集》出版:20世纪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昆曲最高形态传承是“全本传承”
    常回家看看是爱的旋律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