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身国学移动版
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乡土 > 文学 > 正文

老家的那些年味儿

时间:2020-01-06 17:57     来源:散文网     作者:张锦堂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又到过年了,杀鸡宰鸭,家家户户吃得油汤滴水,熟人见面恭喜恭喜,一片祥和。但每到过年,吃着满桌的好菜,却总是觉得少了道什么菜,这年饭吃起来就很不过瘾,满嘴不是滋味。

 

  又到过年了,杀鸡宰鸭,家家户户吃得油汤滴水,熟人见面恭喜恭喜,一片祥和。但每到过年,吃着满桌的好菜,却总是觉得少了道什么菜,这年饭吃起来就很不过瘾,满嘴不是滋味。缺了那青菜萝卜煮成的年馊菜,吃下去的东西似乎全部塞在肠胃里,上下为难,不通不畅,难受至极。因此,每到春节,我就会强烈地大生思母之情。母亲去世三十三年了,她的儿女们现在已是个个年纪一大把,失母的伤痛逐渐淡去,平时忙忙碌碌,生活总是一页页向明天翻开,但是母亲爱的身影却融在了儿女们的生命中,一直滋养着心灵。自记事起,我就特别爱吃母亲做的年馊菜。“穿新衣、放鞭炮、吃馊菜”这三件事:差不多囊括了我等小时候一年的梦想。记忆的画面里,我穿着母亲一针一线缝出来的蓝卡机布新衣,兜里揣着几枚小鞭炮,在田野疯跑的时候,母亲站在远远的家门口,清清亮亮地叫着我的小名,唤我回家吃饭,我就折回头,一溜小跑往家赶,奔向那年馊菜的味道。

  外省来的人,一般不敢吃这道云南土菜“年馊菜”,对他们来说,这酸酸馊馊的味道,绝对很恐怖。有一年,我盛情殷殷地请几个外省人吃,他们却一个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、强颜欢笑、顾左右而言它,就是不敢看一眼桌上热气腾腾的年馊菜,我这才顿悟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这事做得南辕北辙,强求了!但我们吃起来可是不管不顾,母亲在年三十晚上制作的馊菜,已经将大瓮、水缸装满了,初一吃到十五,我们尽管欢欣鼓舞地大快朵颐便是。

  穿一身新衣的小侄女拿着大人给她的压岁钱,在辟辟啪啪的爆竹声中,欢天喜地跑出门去,小女孩有限的经验已经知道,这是她一年中可以得到的最多的钱,接下来就是该她缠着大人去买烟花爆竹、棒棒糖的时候了。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在春节的氛围中窜来窜去。夜晚的天空,礼花五彩斑澜地把幸福生活一片片撒开,爆竹怦怦砰砰地和孩子们玩着心跳。初一玩到十五,压岁钱还在小衣兜里揣着、在小攒钱罐里放着。爆竹礼花,一般是大人们对童心额外的给予。五岁的小侄女依在已是少年的哥哥身边,和哥哥耍着小诡计,想套哥哥的压岁钱,买东西给她玩,经验老到的哥哥,根本不会为妹妹的小伎俩所动,反而把妹妹的烟花放了一支又一支,这童心的传统,在人间已延续上千年了吧。

  我小时候过的春节,和现在的娃娃比起来,简直就是穷欢乐,大人一般就给个3角5角的压岁钱,对于一年见不到几回钱的我来说,无异于是一笔巨款,于是我会花一角钱去买10粒俗称“放屁虫”的小爆竹,用两个手指捏着把它点燃,即使只发出“屁,屁,屁”的声响,也可以不亦乐乎。有一回,我买的是小炸弹,这种小炸弹是用彩色纸做成的,裹得四四方方、红红绿绿,煞是好看,很像水果糖。难怪二姐从我手里抢了一颗,迅速就往嘴里放,引得家人一场虚惊,幸好制止及时,未发生爆炸。都是贫穷惹的事,这个穷笑话,在二姐和我之间,悄悄地调侃了几十年。

  关于这事,二姐总威胁我不准说出去,于是我憋了几十年,憋到都两鬓斑白了,终于还是在这篇《那些年味儿》的短文里给透露了出来。不过二姐啊,你煮的年馊菜,味道和母亲的几乎一模一样,给我留着点。老家的那些年味儿

    说点什么吧
  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    相关内容
    手机访问网址
    微信关注立身
    立身国学QQ群
    王友三:中华文化关注的是人
    中国章草书数码字库建成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:81年,永
    爱父母,五不怨

   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    京ICP备12015972号-6
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    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
   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