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贤 乡土 乡愁:探寻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乡土 > 乡音 > 正文

朱佩君:我爱说秦腔

时间:2017-12-07 10:52     来源:中工网     作者:朱佩君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是呀,浓浓的乡音已渗透到我的骨子里,我是陕西人,我为此而骄傲!我没觉得说陕西话比说普通话差在哪里,何况陕西话曾经是中国历史上多个王朝的官话。

朱佩君:我爱说秦腔
【图语:秦腔《苏三起解》】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陕西青年把讲普通话当时尚,不说几句普通话都不好意思与人交流。走在大街上,“醋熘普通话”又称“四八接合”(当时中央电视台为八,陕西电视台称四)不绝于耳。就是这种时尚,让那个年代的很多陕西城市里的娃娃们不知道该怎样与家人说话了。

  记得剧团进京演出,一位老师特别想吃北京的烧饼,想了解店家烧饼的味道是否正宗,于是操着一口陕西普通话问旁边正在用餐的顾客:“同志,这个坨坨馍咋个像?”不成想对方用地道的陕西话说道:“再包问咧,撩咋咧,放心咥!”

  到北京十多年,觉得还是家乡话说起来顺畅舒服,也没有刻意地学说普通话,也许我在语言学习上还有点天赋,到北京时间不长就能用很不错的普通话与人交流。尽管我自认为普通话说得很地道,也时常发生初次与人交谈就被问起:“你是陕西人吧?”

  是呀,浓浓的乡音已渗透到我的骨子里,我是陕西人,我为此而骄傲!我没觉得说陕西话比说普通话差在哪里,何况陕西话曾经是中国历史上多个王朝的官话。很多人以为陕西话土,难登大雅之堂,其实这是大错特错,陕西关中方言被称为“雅言”。陕西历经十三个朝代,中国的文化、语言、文字,都是在此期间形成和创立的。陕西方言曾经是当时的官话,因此古汉语、史记以及唐诗,都需要以关中方言来读,才能理解其中的一些词汇,读出当时的味道来。也就是说陕西话曾经是标准的官话,类似现在的“普通话”。

  陕西的很多乡党因早年离开家乡,工作、家庭、生活以及子女都在外地,几十年的耳濡目染、语言交流,口音就渐渐变得不伦不类。回乡探亲时,就常常因语言闹出许多笑话。

  记得那年,村里在北京当兵的春胜哥回乡探亲,遇到圪蹴在门口晒暖暖的张家大爷。大爷高兴地问道:“呦!春胜回来啦。额娃你是野儿格(昨天)回来的,还是前儿格(前天)回来的?”“额是昨晚回来的。”兵哥哥操着一口醋熘普通话回答了大爷,脸上还透着一股子骄傲和自信。大爷听完很茫然,气嘟嘟地说:“这把他家的,把你哈涨滴,你哈坐碗回来的,你咋不坐盘子回来哩。”

  不光是家乡人,外省市来陕西的朋友,也会因为语言上的差异闹笑话。几年前,我陪同几位北京的朋友游西安,因为离开家乡日子久了,所以对西安的好多路已经不大熟悉了。更何况城市发展、道路规划,以前的老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无奈,只能边走边问路。行至东郊城乡接合处下车打听路径,老乡告诉我:“从制哒(这儿)到喔哒(那儿)大约五里地,端走(一直走)就到。”朋友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要端走,把啥端走,还是端着什么东西走?”呵呵,幸亏是我这个土生土长的老陕去问路,如果换成北京的朋友去问,估计路没问清楚怎么走,还会把老乡的啥东西端走。

相关新闻
手机访问网址
微信关注立身
立身国学QQ群
文化自觉的起点
老舍文化寓言的启示
 
 
 
一出老戏 无限钩沉
常回家看看是爱的旋律

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京ICP备12015972号-6

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