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身国学移动版
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 > 宗亲 > 正文

十八、十九世纪之际的宗族社会状态

时间:2020-01-04 12:31     来源: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期刊     作者:冯尔康 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
字体: [ ]
导语: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有《内阁全宗·刑科题本·土地债务》类档案,文章利用其中属于嘉庆朝形成的几百件档案资料,描绘18世纪末期19世纪初期宗族社会的细部状况。

 

  原标题:十八、十九世纪之际的宗族社会状态———以嘉庆朝刑科题本资料为范围

  内容提要: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有《内阁全宗·刑科题本·土地债务》类档案,文章利用其中属于嘉庆朝形成的几百件档案资料,描绘18世纪末期19世纪初期宗族社会的细部状况,即宗亲间在生活各方面的互助、互救,宗族公共财产的管理、分配以及纠纷,族人的宗族意识和通财观念,清朝政府施行宗亲法的刑政状况及其对宗族的影响。从这些具体事实中我们可以认识族人与宗族的关系和宗族的功能、性质。作为宗族一分子的族人,生活在宗族社会人文环境中,既受到关照,又受其制约,宗族在保障族人生活、生存中起着重大作用。政府利用宗族协助其治理,从而给予极其有限的自治权利。

  关键词:嘉庆 刑科题本 宗族 宗亲法 自治群体


  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(以下简称“一史馆”)藏档中,有刑科题本一种,是清代地方督抚和中央三法司审理命案的记录。因其内容,一史馆又将其分类,其中由土地债务等原因形成的案件,命名为“土地债务类”,其中嘉庆朝(公元1796—1820年)产生的刑科题本土地债务类档案三万二千多件。笔者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,与一史馆研究部合作,带领南开大学历史学系一些研究生和本科生去该馆,将嘉庆朝土地债务类档案查阅一过,摘录了数百万字的资料。20年后的今日,笔者重新阅读当年摘抄的资料,限于时间,仅仅认真读了四百余件,据以写成本文。乾隆朝刑科题本档案,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早在60年代作了摘抄,并公布《清代地租剥削形态》(1982年)、《清代土地占有关系与佃农抗租斗争》(1988年)两部资料选集,因而乾隆朝的刑科题本材料为学者有所利用。嘉庆朝的资料则基本上没有被研究者使用,笔者此文纯用这类史料,或许令拙文有了特点。刑科题本对案情交待得相当细致,使得我们有可能对它所反映的事物进行细部研究,故而这篇小文将用一件件档案素材说明宗族史中的细小事情,可能显得琐碎,不过对深入认识清代宗族社会状况或许有所裨益。案件发生在嘉庆年间,可是有的事情的肇因却蕴涵在乾隆后期,因此它所反映的时间就不是纯粹嘉庆朝的,故而笔者所说的时间应该是18世纪末期到世纪初期的三四十年间。文章写法则是先交代档案材料所记录的宗族社会的事实,然后作一点宗族社会性质的分析。

  一、宗亲间的互助与互救

  笔者在嘉庆朝刑科题本中见到宗族成员间的互助、互救的情形,可以区分为下述三种情况:

  (一)日常互助

  中保。族人买卖、典当土地房屋,借贷、赊购银钱物件,要请亲友,特别是家族近亲作保证人,中人要在契约文书上签字画押,对成交的事情负责,如若借贷不能按期交还钱物,所卖田房产权有纠葛,中保要承担责任。所以做中人,常常是对卖方、借贷方的支持。

  嘉庆二年(公元1797年),四川阆中县邢洪先邀请堂兄邢洪仁作中人,当给王士奇田地一分,五年十二月,邢洪先因贫穷,请邢洪仁一同到王家要求追加当价,买主不同意,邢洪仁将其妻、邢洪先将其子打伤致死。①五年(公元1800年)十月,四川温江县刘体林将水田一段,凭中人刘兰纯,卖给堂兄刘体中,买主当即交出大部分价银,而剩余部分过期不交,刘体林投告中人,六年四月向刘体中索讨,以致打死买主。六年(公元1801年)二月湖南邵阳县李有道将他和李信言所共有的山地一块,私自凭中人李信元卖给杨礼选,李信元出于照顾本家李有道而欺骗了外姓买主。五年七月贵州陈家老五陈金玉、老六陈金黄请求二哥陈金万说情,向其亲戚石潮奉赊米一石二斗,三个月后陈金万代其亲戚向五弟、六弟讨要米价,竟然被两个弟弟打伤而死。贵州遵义杨明扬无子,临终向妻胡氏说不必立后,将遗产分给侄儿,让他们轮流养活。二年九月,胡氏依照遗言,“邀凭族户,将伊夫所遗田产分予二、三、四各房子侄管业,议令每房各出银十两给予胡氏,以为养赡之资,各房应允,立有字据”。上述数例的中保,均是族人、“族户”,有了他们,才使得买卖、赡养契约得以成立。

  立嗣。前述杨明扬不让立嗣子,像他那样有田产的人而不立嗣,并不多见,通常的情形是无子的人会在生前确定嗣子,或死后由宗族为其立继。山东邹县周某有三个儿子,为他们分家,每人得地十二亩,后来他的哥哥亡故,就将三子兴荣过继给伯母王氏,让把分给他的十二亩田产带去,并且议定,王氏所有的七亩田,在其身故后,由三子平分。这就不仅是为兄长立后,还在经济上关照亡兄遗孀。安徽泾县王道传,在其三弟故世时,将次子王延沃过继给他,继承其三亩田业,王延沃仍随生父生活。福建漳浦县丁秋无子,自幼抱养陈旺子的儿子殿邦为子,其弟丁节又将儿子丁章过继给他,及至丁秋夫妇故世,其兄丁弄收养殿邦,嘉庆六年族中分公项银,丁弄三兄弟共分到三十千文,三房均分,丁章与殿邦作为丁秋的二房共得一十千文。河南唐县康起玑出继为人后,不知是否有子,但是没有孙子,遂以康万良为继孙。陕西渭南李澍修自幼出继族叔李光启,这是过继给出了五服的族人,与给近房叔伯不同。家族为无子的族人立后,起着维系家庭的作用。

  资助。宗亲相互帮助是常有的事情,以致承担债务。四川乐山宋氏妇女,先嫁范姓,夫死携带其女改嫁魏文才,将女儿改姓魏,并于嘉庆五年招赘王老么承继魏家,魏文才死,因其贫困,经本家魏万有、魏文清等议定,将家族的公共桑地出产供宋氏母女生活之用。由此看来,魏姓家族,不歧视再婚妇女,还悯其困难,给予公产出息的顾恤。湖南安化陈明信在舅舅邱庆云家做工,舅舅不能及时给工钱,乃牵了他的牛卖钱,外出做生意,而别人误说他盗牛,他的伯父陈道方怕他吃官司连累自己,出钱将牛赎回,以便他回乡拿牛去换工钱。邵阳县徐立祥与堂叔徐亲南田地毗邻,共用坝水,该徐立祥用水灌田的日子,徐亲南予以堵塞,引发争闹,无理的徐亲南却邀族人徐立任等人,指责徐立祥“触犯尊长”,应该出钱赔礼,徐立祥不予理会,外出贸易,徐亲南又约徐立任等将徐立祥哥哥徐立珍的牛牵走,寻经族人劝解,由徐立珍出钱二千四百文交给徐亲南,换回牛以息事宁人。以上有关牛的两个案子,都是尊长出钱以图消弭事端。

  收容。收留没有直系亲属的宗亲。四川峡江县曾欢保,父亲死了,母亲改嫁,到剃头店当帮工。嘉庆五年,欢保十七岁,打架受伤,伯叔祖曾会迪收留他在家养伤,然而伤重死去。

  干活。族人有急事,找宗亲去帮助做活,是极其平常的事情。广东潮阳梁阿磬于五年闰四月二十五日放牛时突然腹痛,就请在地里割草的族人梁阿汉带为照顾牛,自己回村歇息。浙江仙居人应文标将田租给张钦法耕种,嘉庆三年向佃户借钱三千六百文,五年张钦法就扣租抵欠,六年夏收应文标去收割一半麦子,到七月三十日夜间,叫侄儿应希杰帮忙去抢割稻子,被张钦法发现,应希杰竟被张钦法的侄子张组富打死。像应希杰这样应招帮忙的事,在笔者所见的档案里发生了多起,其实张组富也是应叔父之招而来的,从而惹了祸。

  吃请。宗族活动和宗人家庭有事,宗亲间会有餐饮之举。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邵阳李信言与从侄李仲文、族兄弟李信荣、妻弟蒋老三在家“吃祭祀酒”。

  (二)急难之时的救助

  “患难之交”,在中国人最受称扬。宗亲之间常常出现患难与共的情形,特别是在近房之间。出手排难,有多种情形,因血缘关系的疏密,区分出远近,人们之间的相互救助,采取由近及远的原则,首先是亲兄弟叔侄相助,其次是五服内亲、族人之间相助,外出谋生中更是宗亲相帮。为亲人排忧解难,甚至不计自家的利害安危。救助不仅是对付外姓、同姓不同宗的人,因为由近及远原则,乃至为近房而与远房结仇争斗。

  兄弟叔侄相帮。浙江玉环厅张添锡于乾隆五十六年(公元1791年)出典山地一块给姚阿娄,同时给予契据,然而契据内包含有未典地段,嘉庆六年姚阿娄要照契据所开地亩管业,带领兄弟姚阿五及雇工到并未购买的地里耕种,张添锡随即与已经分家的弟弟张添送去阻拦,姚阿娄将张添送打伤,张添锡则将姚阿娄打死。这是两对兄弟相帮一致对外。广东长乐县人张略成与张达帼,同姓不同宗,两家相邻,屋后有官地一块,嘉庆元年(公元1796年)立石分界,各自用作晒谷场。张略成占的面积小,他因租地少,场地够用,所以没有理会,后来增加租地,感到场地小了,就在六年端午节邀请堂侄张石秀去移动界石。张达帼与其堂弟张达敏走来阻止,发生争执,张石秀打伤张达敏,而张达帼打死张略成,张达帼被拟刑绞监候,张石秀逃逸被追捕。一个堂侄、一个堂弟各为帮助亲人,一个受伤,一个成为潜逃犯。湖北蕲水胡有本及侄胡升谦、胡升让有公共田庄,租给陆得高、陆老九弟兄,嘉庆五年秋天胡家叔侄以约期已满,要收回自种,陆家兄弟要求秋后退佃,胡家兄弟带同雇工于九月初十去犁田,陆家兄弟遂打死胡升谦,打伤胡升让和工人沈三。

  五服祖孙相助。江苏如皋孙万益于嘉庆三年向监生戴宝贤借钱,不收利息,未还,四年除夕又去借钱,戴宝贤不答应,孙万益就将他家茶碗摔碎,住在间壁的戴宝贤侄孙戴伯成闻声赶来,祖孙二人遂把孙万益打伤致死。

  族人相助。陕西临潼孙驴儿向借贷人田大怀讨债,反而被田大怀追打,孙登举见状,为保护族叔祖孙驴儿,失手将田大怀打死。浙江临海人张洪豹交租,故意少交二斗,业主陈志经不肯少让,争打中,被赶集回来的张洪豹族叔张光义看见,他为帮助族侄,上前袒护,被陈志经打死。

  在外谋生相帮。江西瑞金人古奕祖与堂侄古喜奇同到福建长汀做挑夫,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有一个挑夫冯起中在邹细丰饭店吃饭,不能付现钱,被店主责嚷,古喜奇出于同类相怜,上前帮护冯起中,邹细丰就将古喜奇打伤,别人通知古奕祖,古奕祖赶来将古喜奇搀扶到住处刘贵宫店内,请医生治疗,不治而亡,古奕祖遂去报案,请求伸冤。在异地他乡,古喜奇无人可以依靠,只有堂叔是亲人,而古奕祖也因为他是堂侄,就以救助他为己任。四川合川人周元珑、周元贵兄弟移居邻水县,租佃熊姓地主田地,王明绍、王斌父子也租种熊家的田,同院居住,周家兄弟看不上王家父子的不务正业,王家则向他们寻衅闹事,陈盛潮也种熊姓田,隔院居住,五年三月,周家兄弟联合陈盛潮致害王家父子。

  宗族房系内讧中近房相助。 湖南浏阳王氏有公共祭田,六房轮留管业办祭,嘉庆五年该王孟举轮值,他将田租给小功服的王海南,七年归王有堂轮值,要起田自种,可是乡俗起田得在头年十二月言明,王海南已经犁过田,不允起田,三月初八日王有堂带着侄子王代楠强行耕种,被王海南之子王明川等打伤,王有堂、王汉章遂带同弟侄到王海南家,打死王明川。王有堂与王海南共曾祖,自祖父起房系不同,然而死者系王有堂缌麻服侄,仍未出五服。这个命案是王有堂与王海南两个房系相争的恶果。江西萍乡何姓也因公共山田租息导致小功服宗亲相残:嘉庆七年何文松轮值,小功兄弟何文贵往讨山租,被何文松弟弟何文标打伤而死,何文贵的侄子何仕庭报案,为叔父伸冤。

  救助的内容是多方面的,其中包括宗亲遭遇困难时代他向人求情,希图使他从困厄中解脱出来。四川彭县人尹崇俸于五年二月受雇于净水寺,到五月患病不能做事,僧人道悟要把他辞退,尹崇俸之兄尹崇位到寺院,再三向道悟恳求,容留乃弟在寺里调养,只管吃饭,不给工钱,道悟遂允许尹崇俸继续留在寺中养病。湖南靖州绥宁县李昌太将塘田典当给苏时春,仍归出典人佃耕,嘉庆六年李昌太用潮湿谷子交租,苏时春生气要收田自种,李昌太就请求族人李昌华向苏时春讲情,继续让李昌太佃种。

  以上族人相助的案例,是非不能一概而论,有的帮助合情合理,有的站在无理的一边,笔者在这里不是要分辨谁是谁非,而是说宗人与外人之间、宗人房系之间,不讲是非,而只讲血缘原则,以此决定对族人困难、灾难的态度。

  (三)特殊情况下充当苦主的角色

  人命案件通常由苦主报案,这苦主应是直系亲属,即父子祖孙和夫妻,在没有直系亲属,或死者的子孙年幼的,其他宗亲代为报告官府,恳求伸冤。报案者,除了需要受亲人惨死的伤痛外,还要如实陈述案情,并对真实性负责。这是在心理沉重负担下、压抑下做出的,很不好受,一般情形下谁也不愿意充当这种角色,而宗亲有义不容辞的责任,不容不去为死难宗人处理后事。

  兄弟报案。湖南衡山佃农吴蒂岳因用水溉田之争,被田主打死,乃兄吴文豪报官,“恳验究”。河南洛阳杨振甲被人杀害,其兄杨印甲投报请究。

  叔侄报案。山东昌乐人韩小水在姜进贤家牧羊,死了两只羊,主家没有让赔偿;他的被雇得到张玉的保荐,张玉觉得韩小水无能,使他没有脸面,因此责骂被保人,并在斗殴中打死韩小水。事发,韩小水的叔父韩克武投保报验。前面说过四川乐山魏姓家族关照寡妇宋氏母女,后来出现变故,魏济明到那块桑地采取桑叶,并将宋氏母女打死,宋氏丈夫魏文才的堂侄魏万有报案请究。

  堂兄弟报案。安徽宿州宋玉被宋兹荣误伤身亡,他的堂兄宋兹美报案。江西铅山人曾景盛交定金预购程有崽的竹箬,至期交货不足,引发殴打,曾景盛死亡,他的堂弟曾景春投报,求抵究。

  伯叔祖孙报案。前述曾会迪为侄孙曾欢保报究,即为实例。

  由上述各种情形来看,在人们的生活之中,需要找人干活,请保人,找监护人,立嗣子,求资助,急难之中寻觅排忧解难之人,乃至死亡后的料理后事,都离不开宗亲。宗亲关系笼罩着宗人的生活,给人们生活以关注,这是生活的现实。

  宗亲关系与人们生活的密切程度,又取决于血缘疏密关系,即遵循由近及远的原则,血缘越近的人,相互之间的关照就越多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相关内容
手机访问网址
微信关注立身
立身国学QQ群
王友三:中华文化关注的是人
中国章草书数码字库建成
 
 
 
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:81年,永
爱父母,五不怨

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
京ICP备12015972号-6

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缘起      关于立身        著作出版        版权说明        立身通联     友情链接       网站地图        师友建言       企业邮箱
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